主页 > 商务大全 >到底你是鲁蛇 还是其实这个政府在鲁洨 >

到底你是鲁蛇 还是其实这个政府在鲁洨

发布时间:2020-06-19   浏览量:807   

 

到底你是鲁蛇 还是其实这个政府在鲁洨

Thomas Hobbes/

「人没有基本生存权」,这句话本质上就是一个谬误。

就霍布斯的说法,人出生下来为了生存就拥有无限的权利,其中,包含为了自保而杀害他人。但人们很快就意识到这样的存在方式,人将永远活在不能心安的斗争之中,于是,人们开始懂得交出自己的权利给某个领导者,领导者再透过律法来规定每个人权利与其限度,社会就形成了。

回到更早期的亚里斯多德,他老先生压根觉得人就是社会的动物,一个不能在社会中生存的人,或是一个能自给自足无需依靠他人的人,要不是神,要不就是野兽。而每个群体存在都预设有其目的,家庭的存在是为了保障家族里的人,国家的存在是为了保障由这些家庭所组成的社群。

当然这些说法都有本身学说的内部问题,包含霍布斯的领导者独裁;亚里斯多德认为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拥有公民权,这些就是每个时期都有那个时期在思考上的限制。

但是,他们都没有否认,人是与其他人共同生活在一起的。一个人从出生开始,就是倚靠别人而活下来。一个初生的婴儿没人照顾,下场就是只有死亡;换句话说,父母有义务照顾自己的孩子,这个孩子,才有活下来的权利。于是开始学会表达、学会行走、受教育、学会用电脑,开始参与社会的公众生活、享有言论自由。最后,才能长大成一个有能力在网路上说「人没有基本生存权」这句名言的大人。

但是在柏克希尔哈萨维的谬论中,歪打正着地点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就是现在的年轻人是在不停地,出卖自己的生存权,包含一再退让,对于不合理的房价、不合理的薪资、不平等的税收。

年轻人出卖生存权,这个问题的起因其实非常複杂,台湾人非常容易受制于媒体或是意见领袖所炒作的热门议题与论点,事实上,那些言论都是抽象简化过后的语言。因为人们对思考与理解感到厌烦,于是,媒体给什幺X,人们就吃什幺X!

年轻人卖出自己的权利这个问题的产生,背后是自由至上主义(Libertarianism)与资本主义的结合。简单的说,一个资本挂帅的社会里,人们对于资本的追求不应该受到任何的干预,应该拥有最高的自由。资本,其实就是钱,当一个人有了钱,赚更多的钱,那与我何关?你一定会提出这样的疑问。没错,一个人有钱跟我无关,但是当整个社会都在鼓励大家赚钱,「钱成为单一的最高价值」,这个时候问题就非常大了。

因为钱是你的最爱,没钱就是「鲁蛇」,年薪没破百万就是对不起你自己,你就可能会在这种有问题的价值观下,为了钱,出卖你的时间、你的智慧甚至你的身体与器官。更可怕的是,在一个自由市场之中,没有人能干预。

你能想像在一个自由市场中,你的价值是被有钱的人所决定的吗?因为,当愈来愈多的人需要出卖自己的时间来换取金钱,你的时间就会贬值,你的智慧、身体甚至器官都会贬值。因为财富的过份集中,资本家就越有筹码,你需要他们的钱,资本家就能决定你这个人的价值。

你的薪水不就贬值了吗?不是因为你的能力下降,而是因为市场开出来的价格,就是22K。

什幺?你不要啊!后面多的是人抢着做,信不信,资方有一天,开成18K、15K…人们都还是会继续忍受。

因为在一个自由市场中,资方佔了所有的优势,需要有人出来限制。但是,掌握大部份资金的资方可能自废武功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而大多数的人们在被资方控制的主流媒体洗脑下,没有勇气争取自己的权利。因为当你想要争取之时,媒体告诉你们,资方不赚钱薪水怎幺会提高、大环境景气只会更差、不做就是烂草莓、认真工作总有一天会出头、某某小资男小资女工作3年台北买房…

从来没有人告诉你,资方有错,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需要被修正…

谈到这儿,你是不是隐隐约约感觉到,好像,还有一个角色应该出来说说话,没错!就是最近非常无言的政府。

到底你是鲁蛇 还是其实这个政府在鲁洨
Michael J. Sandel/

享誉全球的哈佛大学教授麦可‧桑德尔 (Michael J. Sandel)先生,你如果有印象,前两年他还来过台湾与文化部长龙应台面对面对话,并且有一场公开演说。这位全球炙手可热的伦理学家就认为,政府在一个社群之中应该扮演控制的角色,每一个政府都是;但是,这场战争,资本主义早已未战先胜。

因为,钱是唯一的最高价值,你觉得,钱可不可以买通政府呢?

当然不可以买通政府。除非这个政府,没有道德,而且没有道德到了极点!

一个充满希望的社会是,十个人努力生活,有一个失败者,那我们是可以骂这个家伙搞不清楚状况,不喜欢台湾就滚出去啊!你这个鲁蛇!

但当一个社会里,十个人努力生活,九个人都是失败者,那一个成功的是靠爸族,那我们只能说,这个政府就是在鲁洨。

你继续觉得那些被压榨的人们是因为他们自己不努力,而不对政府与资本家提出批判,那所有人只有继续被压榨到底,你也就只是无声的帮凶。

然后我非常不明白,为什幺有人会认为,「人不该有基本生存权」。

简单的说,政府对不起你,你对不起你自己,都是一种过于简化的炒作式语言。你努力生活跟期望这个社会能变得更好,这是完全不矛盾的两个命题,当被简化成,怪政府与怪自己,就成了两个针锋相对的命题。这些议题的炒作,对台湾的进步与年轻人生活的改善,一点帮助都没有,反而给了一些谩骂的管道,让更多的人发洩完以后,继续回去屈服于体制之下,去等待那个也许不会来的公平正义。

说到这里,其实是悲伤多过愤怒的,人与人的群体生活,彼此是相互繫联在一起的,我们本该希望大家都能一起过更好的生活,但是人民的无声、资本家的狂傲与政府的放任,却让多数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只求温饱,不敢有梦想。

这些,比谁对不起谁,更值得你我好好地思考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