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商务大全 >狮城马劳或改搭公交 建议增火车班次纾民困 >

狮城马劳或改搭公交 建议增火车班次纾民困

发布时间:2020-07-23   浏览量:383   

 

狮城马劳或改搭公交 建议增火车班次纾民困

新山关卡从8月1日起将征收过路费,部分在新加坡打工的大马人表示,接下来或考虑改乘搭公共交通或摩托车,部分则考虑放弃工作,或举家搬迁到新加坡居住。

每天往返新柔的30岁打工族张祎庭表示,一旦收费制开跑,他或会考虑改乘公共交通,但预计公交车道会更塞,因为原本从新山过境新加坡的公交使用量已快饱和。

不少人步行过关

他透露,由于等候公交的时间过长,有不少人选择步行通过新加坡关卡,但这是危险且违法的,但相信因为上述收费的实施,会令一些越堤的打工族别无选择。

他预计选择共车的人会增加,若如此,共车者必须互相配合,以致许多打工族必须更早出门或更迟回返新山,无疑会更疲累。

他指出,使用摩托车入境的工人表示,由于摩托车在此次收费制度中唯一豁免收费,部分打工族为节省开销,将会选择骑摩托车,预计接下来关卡的摩托车道会更堵塞。

摩托车道更堵塞

此外,他说,对于政府部门不设法改善公交系统,反而只靠收取过高过路费来减低交通流量,他感到不满。

他举例,每天早上仅有一班火车从新山入境新加坡,每趟3令吉,但并不准时,而且仅能载客400人。

他建议政府增加火车班次,让民众有更多选择,不仅可疏通原本饱和的公交量,也能减少车辆入境新加坡。

太仓促太突然 公正党盼与沙礼尔会商

公正党盼与新山区国会议员丹斯里沙礼尔联系,商讨向政府反映民众认为新山关卡收过路费的措施实施过于仓促,没给民众时间适应,也没提早通知。

没给民众时间适应公正党柔州法律局主任潘伟斯召开记者会表示,从昨天开始接获不少民众针对上述措施的投诉电话,皆感到愤怒和突然。

他表示,该党会在开斋节后尝试联系沙礼尔,希望朝野合作厘清及解决此收费问题,也欢迎马华或民政加入一起探讨问题。

他说,若再加上即将征收的入境准证费(VEP),会对往返新山与新加坡打工的大马人造成沉重负担,预计新加坡政府会对此采取相应的收费机制。

他披露,他在6月的州议会曾询问州行政议员有关新山关卡的发展课题,但对方回说没任何发展计划。

他也质疑,若是由中央政府提出实施此收费措施,是否意味政府已收购由承建公司马资源(MRCB)所建成的东疏大道?若是,政府又耗资多少收购?

他也提到,若没有使用东疏大道通关到新加坡的民众,是否也需收费?若是,这对他们并不公平。

陈仁明:加重人民负担

公正党柔州地方政府事务局主任陈仁明表示,新的过路费收费会增加每天驾车往返新马的大马公民的经济负担。而运输业及校车也会增加成本,最终将转嫁消费者承担。

他说,东疏大道全长8.1公里,若以当局公布的过路费来计算,相等于每公里收费84仙,南北大道才不过收费14仙。

锺少云:应建双线火车

公正党全国副总秘书锺少云表示,新山关卡征收过路费的宣布过于仓促,也不民主。

他也是拒绝东疏大道联盟代主席。他说,2012年首相承诺会解决东疏大道收费问题,没想到这只是当时首相在全国大选时的竞选宣言而已。

他建议政府建设从古来通往新加坡兀兰关卡的双线火车,不仅能让到邻国打工的大马人不需每天驾车出入新柔,也不会让这些大马人考虑搬到新加坡居住。

巫程豪反对又向人民“开刀” “应公布大道特许经营权”

柔州议会反对党领袖巫程豪医生反对东部疏散大道(EDL)新收费政策,并要求政府公布南北大道(PLUS)与马资源(MRCB)的大道特许经营权,呼吁不要再向人民“开刀”。

他表示,南北大道公司于20年前在新山关卡征收过路费,当时表明征收费的目的是为了承建东疏大道,惟最后却由马资源来承建这项工程。

他说,南北大道在关卡收了20年过路费,按照每天6至10万车辆进出马新关卡,估计已收了8亿至15亿令吉之间的费用。

“南北大道当初收了人民的钱说要建EDL,现在却由另外一家公司再向人民开刀,这是不合理的,应该由南北大道支付给马资源。”

他认为,政府应该公布南北大道特许经营权的细节,尤其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应该来回答这道问题,因为当年的合约是由对方批准。

巫程豪今日与行动党北干那那区州议员杨敦祥,以及彭加兰岭丁州议员邹裕豪联同举行记者会,针对东疏大道新收费发表反对意见。

杨敦祥:不止冲击柔经济 间接推高摩托车祸率

杨敦祥表示,新的收费制度对于公路使用者不公平,如此一来,亦会为柔佛州的经济带来冲击。

他说,一旦新的收费开始实行,为了节省开销,将会造成更多来回马新工作的人士选择驾摩托车,然而,国内涉及车祸最高的巴仙率是来自摩托车骑士。

他透露,根据美国着名大学的研究报告指出,大马的车祸指数排名世界第17,每10万人就有30人死于车祸,比全球平均指数高出1.67倍。

另外,邹裕豪表示,身边不少“马劳”朋友都表示,新的过路费导致增加负担,每个月累积下来倒不如搬到新加坡租房子住。

“政府在8月开始征收新收费过于仓促,希望可以展延收费,并公布相关细节。”

考虑返马工作———从事运输业●颜玉专(27岁)

我驾驶大马注册车辆来回新柔,我会考虑回到大马工作,因为目前每月来回两地的通关费已经约500多新元,还不包括以后还要缴付的入境准证费(VEP)。

另外,因堵车而增加的汽油消耗及时间浪费也让我增加额外开销。

我不会考虑搬迁到新加坡居住,因为那边的生活水平非常高。

盼厘清收费详情———执行人员●吴义威(33岁)

我希望能够厘清,那些没使用东疏大道前往新山关卡的车辆,是否也需付过路费?若是,对他们不公。

这犹如经过一间需要收费的公厕,明明没有使用,却要付比使用公厕的人更高的费用,这是不能被接受的。

这次的收费公布得太过仓促,宛如震撼弹,让人民认为只是为了配合新加坡关卡的收费而收费的感觉,这是无视人民心声的做法。

或举家迁居狮城——在新加坡公司任职系统分析员●洪先生

我已经申请了新加坡公民权约15年了,加上工作不定时,所以才选择驾驶新加坡注册车辆往返两地。

这次的收费对我有影响,若明年再增收入境费的话,我会考虑改搭公共交通,若还对工作很大不便,最坏的情况,将会举家搬去新加坡居住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