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网站日报 >科学让人类发现自己的无知 >

科学让人类发现自己的无知

发布时间:2020-07-27   浏览量:901   

 

科学让人类发现自己的无知
图片来源:pixabay

科学让人类发现自己的无知

究竟科学能否永远拯救经济免于冰封、地球免于沸腾,实在没人说得準。而且,由于脚步不断加快,能够犯错的空间也不断缩小。以前可能只要一个世纪发明出一项神奇的产品,便已足够,但现在可能每两年就得出现一项奇蹟。

我们也该思考,生态末日对于不同的人类阶级,又有什幺样的不同后果。历史从无正义。每当灾难发生,就算这场悲剧根本就是由富人所引起,但穷人受到的苦难几乎总是远远高于富人。

在乾旱的非洲国家,全球暖化已经开始影响穷人的生活,这些人受影响的程度远比富裕的西方人来得高。矛盾的是,科学的力量愈大,反而可能愈危险;原因就在于这让富人自鸣得意。

以温室气体的排放为例。大多数学者和愈来愈多的政治家,已经开始体认到全球暖化的现实和危险程度,但也仅止于体认,而未有任何实际作为,未能真正改变我们的行事做法。

对于全球暖化,我们谈得很多,但到了实际作为,人类却不愿为了制止这场灾难,而真正在经济、社会或政治上有所牺牲。2000年到2010年间,温室气体排放量非但完全没有减少,反而还以每年2.2%的速度成长;过去在1970年到2000年间,年成长率仅为1.3%。1997年协议减排温室气体的〈京都议定书〉,目标只是减缓、而非阻止全球暖化,但美国这个全球第一大汙染者却拒绝签署,也全未尝试大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,惟恐有碍经济成长。

方舟症候群
2015年12月,〈巴黎协定〉(Paris Agreement)订出了较远大的目标:在2100年以前,追求全球平均温度升幅要低于1.5 C(以工业革命前的全球平均气温为準)。然而,有许多为了达成这项目标所必要的痛苦措施,却都被轻描淡写的延迟到2030年、甚至是二十一世纪的下半叶,其实也就是把烫手山芋丢给下一代。目前的主政者一派貌似环保,只想收割立即的政治利益,却把减少排放(也就会减缓成长)的重大政治代价,留给未来的主政者。

有太多的政客和选民认为,只要经济继续成长,科学家和工程师永远都能拯救我们免于面对末日。谈到气候变迁的问题,「成长」的真正信徒还不只是希望奇蹟发生,而是认为奇蹟的出现是理所当然。

把未来人类的希望,放在「假设未来的科学家能有些现今不可知、却能拯救地球的发现」上,这种想法真的理性吗?目前让整个世界运作的多数总统、部长和执行长,都是非常理性的人。但是为什幺他们愿意下这样的赌注?或许是因为,他们觉得赌的不会是自己个人的未来。就算情况极度恶化,科学再也无法阻挡洪水袭来,工程师仍然能够为上层阶级,打造出一艘高科技的挪亚方舟,至于其他几十亿人,就随波而去吧。

这种对于高科技方舟的信念,正是对人类未来及整个生态系的最大威胁之一。如果有人一心相信自己死后能上天堂,就不该把核武交到这种人手中;出于同样理由,要决定全球生态议题时,也不该交给相信这种高科技方舟的人。

穷人又是怎幺回事?他们为什幺不抗议?毕竟万一洪水真的来临,将是穷人担起所有代价。然而,如果经济停滞,穷人也是首当其冲。在资本主义世界里,穷人的生活唯有在经济成长时,才可能有所改善。因此,如果得要放慢当下的经济成长,以求减少未来的生态威胁,并不太可能得到他们的支持。保护环境是个好主意,但如果有人连房租都交不出来,对于没钱的恐惧,就会远远高过对冰帽融化的担心。

【书籍资讯】

《人类大命运》

科学让人类发现自己的无知

上一篇: 下一篇: